第49章 来,我给你穿上

文 / 云无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所谓男儿本色,就是说男儿本来就色。倘若不色,那定然不是男儿。

    所以,男人其实只有两种,一种好色,一种特别好色。

    至于云铮算哪一种,这有点不好说,他自己觉得属于前一种,然而别人未必这么看,比如你如果现在去问北山无雪这个问题,她就一定会选择后者。

    北山无雪稍微失神不过一刹那,就被云铮抓住机会,被他把自己白白嫩嫩的小手抓住摸摸捏捏了一番。她看云铮一脸感动,倒有些分不清云铮究竟是激动得手都抖了还是怎么着,但自己总不能老让他这样抓着手吧,连忙把手往回一抽,却不料云铮“激动”得厉害,手上看似没有多少力道,却偏偏自己一抽之下竟然没抽出来,不由得把柳眉一竖,瞪了云铮一眼:“还不放手,前边可就是辽军大营了!”

    哦,原来是因为前面有辽军大营,所以才叫咱松手来着。云铮心里嘿嘿暗笑,面上却颇是吃了一惊,连忙把手松开,悻悻道:“意外,意外,在下一时感动……”

    北山无雪脸上泛起一丝红润,别过脸去,岔开话题道:“前面便是辽军大营,原本我赶到的时候他们还在快速行军,但是琼花郡主进入军中没多久,他们就全军扎营了。”

    “哦?”云铮心头有些奇怪,问道:“辽军不是猜到了我们要在夹壁沟伏击耶律刺雷并且派了琼花郡主去救么,怎么这会儿却又不救了呢?这是搞什么鬼?无雪你有什么看法?”

    北山无雪摇摇头:“打仗的事儿,少帅你都看不透,我哪有什么看法。”

    云铮窒了一窒,心说咱除了比你多点游戏经验,外加继承了一些云铮脑袋里的兵法,实际水准可真不见得比你高多少。不过这话可不能说出来,咱眼下可是威名赫赫的云家当代少帅,就算咱实话实说,指不定人家还以为咱谦虚呢,唉,算了,咱就勉强装装名将高人吧。

    云铮开动脑筋,搜肠刮肚,只差就要冰天雪地空中720度大旋转外加托马斯大回旋280圈跪求天上地下各路神仙高人指点迷津了。然后,他终于想到一个可能:“会不会是这样:萧天佐见了琼花郡主之后觉得我们既然已经有了防备,所以他们就算再赶到夹壁沟也不可能再神不知鬼不觉地包围我们,而他们原本就是强行军赶到,必然也疲惫得很,若是不能包围我们,凭我们燕云骑的战斗力,不敢说拿这三万骑兵跟他的主力交锋,但‘转进’总是不会太难的。所以萧天佐感觉这时候再杀过去也起不到什么作用,于是干脆就不去了?”

    北山无雪只是道:“可能吧。”然后忽然又问:“不过,那耶律刺雷虽然是在萧天佐麾下任先锋不错,可他毕竟是皇叔王爷,难倒萧天佐就真不担心他会被俘甚至……阵亡?”

    云铮并不清楚辽国国内的政治情况,闻言并不回答,却反问道:“耶律刺雷是皇族,又是皇帝的小叔,只怕是坚定的皇室党吧?”

    “耶律刺雷的确很受小皇帝信任,不过小皇帝现在还没掌权,辽国大事都是太后摄政,太后是萧天佐的姐姐……你是说,萧天佐有可能是借云家军的手将耶律刺雷干掉?”北山无雪悚然动容。

    “不稀奇,不稀奇。”云铮倒一点没觉得这有什么奇怪,在他看到的无数宫廷剧里面,这办法还真算不上什么精妙,只不过,倒也还算实用。“如果萧天佐真是这么想,那也是情理之中的事,而且他也不是一开始就打算让耶律刺雷去死的,要不然也不会巴巴地赶来准备螳螂捕蝉了。主要还是耶律刺雷自己不争气,而且运气又不好,那琼花郡主原本把时间拖了个差不多,偏偏最后还是给我瞧出来了……咦,对了,那琼花郡主又是什么身份,怎么会出现在辽军军中?”他忽然想起这个关键的——或者说是他最好奇的——问题来。

    北山无雪瞧了云铮一眼,淡淡地道:“琼花郡主,后族,名芷琼,其母是萧太后的幼妹。二十年前号称辽国第一美女,性子看似随和,其实极为清高,辽国名门上门求亲之人全部吃了闭门羹,但后来却不知怎么忽然未婚先孕,最后就生下萧芷琼来了。事后,她一直不肯说出那男人是谁,成为辽国高层一大迷团。不过,据说,那男人只怕是个汉人。”

    啥,还有这么牛逼,这么八卦的事!我操,也不知道便宜了哪个风流无敌的“探花郎”,乖乖的,牛气啊,要是有机会认识,可一定得请教请教。居然把号称辽国第一美女、太后的亲妹妹的肚子都搞大了,还能让人家生下女儿之后,宁可面对无数流言蜚语也不透露他的身份,太牛逼了,太牛逼了!榜样啊,偶像啊!我云铮一定要像你学习,也找辽国第一美女——哦,我是说现在这一任的第一美女——把她给办了!要不然岂不是说咱这个特旨殊赐的正宗“探花郎”还比不上你一个无名无份的野探花吧?那还了得?

    云铮正在心里猛下决心,眼中却注意到北山无雪一直暗中观察自己的神色,所以脸上根本没有露出丝毫艳羡的模样,只是平静的点点头,一脸深沉地道:“我说怎么基因这么神,原来是杂交……哦,我是说,难怪她心机这么深沉,原来是打小被许多流言蜚语包围着,也够可怜的。咦……你别这么看着我啊,我只是同情弱者,我是很正经的人!绝对没有别的意思!”

    北山无雪冷哼一声:“萧芷琼的母亲并不会武功,但奇怪的是,萧芷琼的武功却似乎全是由她母亲教出来的。也许是因为她母亲的事情让她心性有些异常,她从小憎恨身边的男子,对任何觊觎她美貌的男子都不假以颜色,少帅要是想打她什么主意,只怕还是趁早收手的好。”

    “哦,这样啊。”云铮恍然大悟一般点点头,一脸好奇地看着北山无雪:“无雪,看不出来啊,原来你这么关心我的?”

    北山无雪脸色忽然涨红,狠狠地盯着云铮,就要开口,云铮却连忙道:“啊,你不用解释,我明白,我明白……嗯,我真的明白了。”

    “你明白什么!我不过是怕你心有旁骛会坏了正事!”北山无雪有些咬牙切齿,纯粹是强压着怒气让自己不爆发出来。

    云铮一脸惊奇:“我就是明白这一点啊……咦,无雪,你的脸色怎么这么红?莫非着凉了?来来,我这件大氅很不错的,来,我给你穿上……”

    “锵……”北山无雪猛然抽出剑,朝云铮脱下来的那白色大氅上一划。

    云铮连忙收回,一看之下,满脸悲愤:“这可是我去年生日之事我……送给我的,你居然给我划破了!唉,唉,这下怎么是好?唉,你就算不穿,也不用把我衣服划破啊!你看这一来,咱们走出去被人家看见了,人家不以为咱么是……那啥过头了么?”

    北山无雪终于暴走。 ( 极品少帅 http://www.xiaoyuanfang.com/21/21150/ 移动版访问:m.xiaoyuanfang.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校园坊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iaoyuanf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