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同处一室

文 / 东方无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陶秋韵心中忍了仇恨,微笑道:“戴经理你好,我父母与戴经理关系很好吗?”

    zs-]j

    zs-]j

    “呵呵,都是干这一行的,当然是有过交情的,只是你父母一生为国,不肯到我公司来啊。现在你来了,可就好了,我也是早就得知陶小姐专业技术不低于令尊令堂啊。现在中皇又添一员虎将啊。”

    zs-]j

    zs-]j

    陶秋韵死死地盯着戴宗旺道:“我听人说我父母就是被你害死的!”

    zs-]j

    zs-]j

    戴宗旺怒道:“***这是谁造谣的?陶小姐,你不要轻易相信别人的话,我怎么会杀你父母呢?老实说吧,当时听说你父母找到秦皇陵,我确实想找到你父母,可是我绝不会杀害你父母啊。你告诉我是谁说的,我马上跟他对质。”

    zs-]j

    zs-]j

    陶秋韵站了起来指着他道:“今天我来,就是来为我父母报仇的!”

    zs-]j

    zs-]j

    戴宗旺冷静下来,道:“陶手秋韵,我可以发誓我绝没有害死你父母。不要上了别人的当。”顿了顿又道:“就算是我真的是杀害你父母的凶手,也请你拿出证据来。”

    zs-]j

    zs-]j

    “我不是警察,我不需要证据,只要知道是你割裂的就行了。如果不是你害死的,那你说是谁害死他们的!”

    zs-]j

    zs-]j

    “这我哪里知道,我知道的话就会为他们报仇了。说句不好听的话,你父母被害,无非是为了秦皇陵,我就算是不为你父母报仇,我也会追查凶手,查出秦皇陵的下落。不过两年了,一点线索也没有。”

    zs-]j

    zs-]j

    “不用狡辩了!”陶秋韵说完取出早已准备好的弹簧刀,往戴宗旺冲去。

    zs-]j

    zs-]j

    宋彬见势不妙,冲上去将两名保镖打倒在地,将戴宗旺压在了地上,也不让陶秋韵上前施暴。

    zs-]j

    zs-]j

    戴宗旺叫道:“你们杀了我,也休想离开这幢大楼。我已经启动安全系统,其他人马上就来了。”

    zs-]j

    zs-]j

    宋彬问道:“你与美苏文明集团有什么过节么?”

    zs-]j

    zs-]j

    “操,原来是他们诬陷我的!同行谁没有过节?明里是朋友,暗里也是敌人啊,他们诬陷我很正常啊。妈的,他们诬陷我,说不定就是他们自己干的。我考古只考古中国,妈的他们把全世界当成他们自己的地盘,全世界到处考古,妈的还是不都是盗墓。不要让我碰上他们,妈的,叫他们滚出中国。”

    zs-]j

    zs-]j

    “那你与日本幕亲文化社又有什么过节?”

    zs-]j

    zs-]j

    “小日本,我看见就不爽。他们也天天跑中国来,我当然见一次搞他们一次了。过节可大了。”

    zs-]j

    zs-]j

    “没有其它比较大的利益冲突了吗?告诉你吧,就是日本幕亲文化社的柴岗龙正说你害死陶秋韵的父母的。”

    zs-]j

    zs-]j

    “你宁愿相信小日本的话也不愿相信同胞的话吗?他们在哪里?我马上去灭了这帮***的。”

    zs-]j

    zs-]j

    宋彬放开他,道:“你要是真的知道是谁杀害陶秋韵的凶手,最好告诉我,我或许可以帮你解决一个竞争对手。”

    zs-]j

    zs-]j

    戴宗旺当然不敢在宋彬面前怎么样,不说他在泸海一路保护陶秋韵过来,单就刚才解决他的两保镖就知道他的厉害了,整理了衣服道:“我可不像小日本那么卑鄙无耻,知道就是知道,不知道就是不知道。”

    zs-]j

    zs-]j

    宋彬道:“如果我不冷静的话,我想你已经见阎王了。我暂时就怀疑你,所以你最好找出真正的凶手,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不然你还是逃不过要见阎王。不要不相信我的能力。给你一个星期的时间!”

    zs-]j

    zs-]j

    戴宗旺回到办公椅上,忽然拿出了一把手枪指着宋彬道:“我虽没杀陶秋韵的父母,但也没人敢威胁我。你威胁我,而且,你是陶秋韵的男人,所以,你只有老实待在这里,直到陶秋韵找到秦皇陵为止。”

    zs-]j

    zs-]j

    宋彬笑道:“看来戴先生是不相信我的能力的。”忽地将玻璃桌上的茶杯一扔,将戴宗旺的枪打落在了地上。

    zs-]j

    zs-]j

    这时门外也冲进来十几个手持电棒的保安,戴宗旺叫道:“给我打死他。不得伤了这女人。”

    zs-]j

    zs-]j

    十几个全副武装的保安不由分说齐往宋彬冲来,宋彬也不想所谓的擒贼先擒王,上前一步夺过最先一人的电棒,然后左闪右闪,左击右敲,一下将十几名保安全打趴在地,然后回头对戴宗旺道:“不要惹我生气,我是来找凶手的,不是来滥杀无辜的,不要逼我不管你是不是凶手都让我杀人灭口。记住我交给你的事。”说完带着陶秋韵离去。

    zs-]j

    zs-]j

    安全地离开了文化局,两人找了一间宾馆,要了个双人间暂时住了下来,陶秋韵问道:“宋彬,你怎么肯定戴宗旺不是杀害我父母的人?你怎么能轻易放过他?你知不知道放过他,我们就危险了?”

    zs-]j

    zs-]j

    “放心吧,危险也是我危险。秋韵,不管是谁杀害你的父母,只要他们互相之间互相残杀,我们都可以渔翁得利。要是戴宗旺不查,我就会杀了他,然后我继续查。他查,一定会用极端手段查,就一定会搞得古物走私组织鸡飞狗跳。他死了,我为他报仇;他不死,古物走私组织也不得安宁了。如果他真查出了杀人凶手,那就更好了。这是百利而无害的事。唯一的害处就是这帮走私犯可能会来杀我,不过我能保护好自己的。”

    zs-]j

    zs-]j

    “你想得长远、周到,我听你的。不过,如果自始至终都不知道我的仇人的话……我也会不甘心的。”

    zs-]j

    zs-]j

    “放心吧,应该就在这五家。如果是其他的组织,对于戴宗旺来说,问题就更容易解决了。我想,这秦皇陵一定有几辈子都取之不尽的财富,甚至有其它神奇的事,比如麒麟、凤凰、长生不老药、华佗药方,这些走私犯头目一定会亲临现场指挥的。所以这些头目一定都到中国来了。问题就好解决了。”

    zs-]j

    zs-]j

    陶秋韵惊奇道:“你也想一网打尽?”

    zs-]j

    zs-]j

    “怎么?你原来也是这么想的?”

    zs-]j

    zs-]j

    陶秋韵低头想了想,坚定道:“是的。我就是这么想的!”顿了顿又道:“我要让他们都知道我在哪。所以我就去学校学习,关于表演,只是我的小时候的梦想而已。当他们都知道我的时候,然后我就带他们都去找秦皇陵。然后……”

    zs-]j

    zs-]j

    宋彬见他迷茫的目光却不再说下去,问道:“然后怎么样?”

    zs-]j

    zs-]j

    “我现在不能告诉你。”

    zs-]j

    zs-]j

    “无非就是让他们自相残杀,或者秦皇陵已经设下你的陷阱吧?或许,他们一进到秦皇陵,那里就是他们的葬身之地。又或者你会骗他们到一个同样是有去无回的地方。”

    zs-]j

    zs-]j

    “好了,宋彬,不说了,睡吧。”

    zs-]j

    zs-]j

    “你……你不洗澡的么?”

    zs-]j

    zs-]j

    “宋彬!我跟你睡同一间房间,够给你面子了,你还想怎么样?以为真开了房就能干什么呀?”

    zs-]j

    zs-]j

    “呃……我没这个意思。我只是随便问问。那……我去洗澡了。”宋彬红着脸跑进了浴室。

    zs-]j

    zs-]j

    陶秋韵有点不知所措地想了一会,又大声问道:“喂,宋彬,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zs-]j

    zs-]j

    宋彬边冲着水边道:“什么接下来怎么办?你是说那些走私犯吗?”

    zs-]j

    zs-]j

    “嗯。哼,你以为是我们两个接下来干什么吗?要不是我刚才说要双人间,你一定是要单人间的。”

    zs-]j

    zs-]j

    “那可不是,我本来是要两间的。秋韵,我明天会叫人跟踪戴宗旺的人,看他们找什么人,我们只要静观其变就行了,毕竟在渭安我们人生地不熟的。所以我们什么也不用当心。”

    zs-]j

    zs-]j

    “宋彬,你的公司很多人吗?还是叫你的组织的人监视?”

    zs-]j

    zs-]j

    宋彬马上擦拭干净身子围了一条浴巾出来,来到陶秋韵面前道:“秋韵,你还是不相信我?”

    zs-]j

    zs-]j

    陶秋韵看着他结实有力的胸膛,脸红得要滴出血来,心更像是要跳出来一般,但是眼睛根本移不开,在昏暗而有点粉红色的灯光下,空气一下显得了,许久才回过神来,一把推开了他,转过脸去道:“可是我知道你的公司只有一个人。你哪来的那么多人监视中皇的人?你当然是派你组织的人了。都这时候了,你也不要不承认。”

    zs-]j

    zs-]j

    宋彬拉住了她滚烫的手,道:“我在泸海认识很多人,比如那个周胜男,我是找她帮忙的,她的手下很得力。”

    zs-]j

    zs-]j

    “我知道了。你……不要靠我这么……近!”陶秋韵赶紧抽出了自己的手。

    zs-]j

    zs-]j

    宋彬暧昧地笑道:“秋韵,你觉得我身材怎么样?练武之人可不比那白弱书名。”

    zs-]j

    zs-]j

    “滚开啦!下流!你……你再这样,我就……换房间了!”

    zs-]j

    zs-]j

    “放心吧,我又不是那急中色鬼。我是要得到你的身心,不是只想得到你的身子的。秋韵,好了,去洗澡吧。”

    zs-]j

    zs-]j

    陶秋韵急忙跑开道:“你不许偷看!”说着跑进了浴室,将门关得死死的。但是里面根本没放衣服的地方,又出来道:“宋彬,你出去给我买盒口香糖。马上去。”

    zs-]j

    zs-]j

    宋彬哪里不知道她这时候买什么口香糖的意思,呵呵一笑,穿起衣服走了出去。

    zs-]j

    zs-]j

    陶秋韵赶紧关上门,锁上道:“在门外待着,我……洗完澡再给你开门。不用给我买口香糖了。” ( 都市美娇 http://www.xiaoyuanfang.com/21/21174/ 移动版访问:m.xiaoyuanfang.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校园坊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iaoyuanf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