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一三章 戴昵妈妈的往事

文 / 东方无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吉姆沉默了一阵,骂道:“都怪你,把我的保镖都打晕了,不然他们也不能这么猖狂。你这该死的。”

    qpoua

    qpoua

    “如果不是你,无政府组织也不会来,这幢公寓也就不会暴露,现在戴昵的妈妈再也不能住在这里了。”

    qpoua

    qpoua

    “那正好,珍妮正好回到玛丽亚庄园或回到罗斯德家族去。听说你很会打击恐怖分子,无政府组织就交给你了,如果你消灭了所有无政府组织成员,或许罗斯德家族可以接受你,你可以成为罗斯德家族的一员。”

    qpoua

    qpoua

    “这并不需要。我与珍妮的感情并不是为了成为罗斯德家族的一员,我也并没有看上你们罗斯德家族的一份财产。”

    qpoua

    qpoua

    “谁都可以说得这么富丽堂皇。不管怎么样,消灭无政府组织,是你能与珍妮在一起的其中一个考验。”

    qpoua

    qpoua

    “你能做主吗?你也不是罗性斯德家族的核心成员吧?你也不过是罗斯德家族的外交官罢了。”

    qpoua

    qpoua

    吉姆又气又怒,道:“好。先由你猖狂。”这时罗斯德家族的保镖赶来,吉姆坐上车离去了。

    qpoua

    qpoua

    宋彬笑着对戴昵道:“戴昵,这里以前是你与妈咪的家吗?”

    qpoua

    qpoua

    “不记得了。妈咪总是搬家。妈咪说在跟爷爷玩捉迷藏,还说搬家是为了找爹地。”

    qpoua

    qpoua

    宋彬不想让戴昵看到保镖们处理尸体,也不想等警察来增麻烦,道:“戴昵,爹地带你去找妈妈。”

    qpoua

    qpoua

    宋彬带着戴昵去到玛丽亚庄园,因为出现了刺杀意大利总统的事,这条路已经被封锁了,宋彬拿出女王颁发的通行证才得以通过。到了盘口,宋彬就被迫停了下来,受了玛丽亚庄园保镖的盘问与搜身,这才得以进入。

    qpoua

    qpoua

    宋彬见到了先前见过的老者。老者道:“宋先生,如果不是看在戴昵小姐的份上,你是进不了这庄园的。”

    qpoua

    qpoua

    “那真是多谢埃德加先生了。我来就是想询问戴昵的母亲的事的,不知道戴昵的母亲现在在哪里?”

    qpoua

    qpoua

    “其实珍妮小姐已经被绑架,是被一个叫惩罚者的杀手绑架的。其实连同戴昵也是被绑架了的,可是戴昵小姐怎么又会与宋先生在一起呢?宋先生,我们派人到处查了,也查不到珍妮小姐的下落,惩罚者也从来没打过电话给罗斯德先生。所以找出珍妮小姐,就全靠你了。我是看着珍妮小姐长大的,我可不想她出什么意外。”

    qpoua

    qpoua

    “惩罚者?我认识。埃德加先生请放心,我一定会找到戴昵的妈妈的。埃德加先生,戴昵的妈妈是不是与罗斯德决裂了?”

    qpoua

    qpoua

    “可以这么说。珍妮小姐发现自己怀了孕,高兴地把这个消息告诉了罗斯德先生,可是罗斯德先生非常生气,于是珍妮小姐与罗斯德先生大吵了一架,然后珍妮小姐就离开了罗斯德家。不过罗斯德毕竟是爱着自己的女儿的,所以虽然没有要求珍妮小姐回家的意思,但处处为珍妮小姐着想,派人暗中保护她,还为她在各地安排了房子。不过珍妮小姐与罗斯德先生脾气一样倔强,一样好强,始终没有住进罗斯德先生安排的房子里。所以这座玛丽亚庄园珍妮小姐一次也没来过。只是外人一直不知道罢了。本来一切也相安无事,毕竟罗斯德家族行事也一向低调,并没有出现什么绑架珍妮小姐的事。只是在一个月以前,珍妮小姐在各位暗中保护她的保镖面前消失了,才渐渐查到是一个叫惩罚者的杀手绑架了珍妮小姐。”

    qpoua

    qpoua

    “那请问埃德加先生认识乔治吗?”

    qpoua

    qpoua

    “乔治?认识,他是珍妮小姐的朋友,不瞒宋先生,我看得出乔治非常喜欢珍妮小姐。所以乔治默默为珍妮小姐做了很多事。乔治也是个有能力的人,不过他也不过是一介武夫,他当然配不上珍妮小姐,而且珍妮小姐心中一直有着宋先生的。”

    qpoua

    qpoua

    “乔治其实就是惩罚者。我想珍妮与他在一起是不会有什么危险的,我想绑架的事也是他们一起策划的。”

    qpoua

    qpoua

    “原来如此?乔治藏得挺深的嘛。如果真是这样,事情就简单了。”埃德加顿了顿又道:“宋先生,我多少了解你一点,我知道你绝对配得上珍妮小姐的,我也知道珍妮小姐与你在一起会真正的幸福。只是你要让罗斯德先生知道你是配得上珍妮小姐的才是。因为在罗斯德先生的眼里,你始终只是个保镖。甚至是一个亡命之徒。”

    qpoua

    qpoua

    “谢谢埃德加先生的指点。我是从来不在乎别人的眼光的。我也是个傲慢的人,认为别人根本没有资格对我说三道四。但是埃德加先生是真心对我好,真心对珍妮好,所以我会虚心听从埃德加先生的教诲。”

    qpoua

    qpoua

    “我知道吉姆去见过你了。他其实人不坏,只是在罗斯德家族待得久了,也就养成了傲慢的习惯,因为在罗斯德家族,谁都有资格傲慢。何况是身为外交官的吉姆,他也是应罗斯德先生的要求,帮罗斯德先生找回外孙女。而吉姆,也向罗斯德先生一样,根本对宋先生没有多少了解,也只停留在认为宋先生不过是一个保镖而已。我对宋先生过多的了解,其实也是为了珍妮小姐。如果宋先生真的只是一个保镖,我想连我也不会同意的。对宋先生了解得更多,我就越发知道珍妮小姐为什么那么爱你了,甚至在你离她而去,而她发现有了你的孩子,她不仅没有伤心,反而非常开心。这在之前,我从来没见她这么开心过。珍妮小姐生在罗斯德家,虽然非常非常有钱,甚至是用不完的钱,可是她毕竟是罗斯德家族的一员,她就必须学会很多很多东西,让这些钱产生更多的钱。所以珍妮小姐的开心的日子是从与你在一起开始的。”

    qpoua

    qpoua

    “我并没有怪任何人。埃德加先生,我向你发誓,我会好好爱珍妮的,我也会好好爱戴昵的。”

    qpoua

    qpoua

    戴昵含着泪水在宋彬脸上亲了一口道:“爹地,戴昵也会好好爱爹地的,也会好好爱妈咪的。”

    qpoua

    qpoua

    宋彬起身道:“埃德加先生,我还有事就先走了。找到珍妮后,我会带她来见你的。”

    qpoua

    qpoua

    “好。那我就不留了。希望你早日找到珍妮小姐。”

    qpoua

    qpoua

    车上,宋彬给哈沙什打了个电话问道:“哈沙什先生,你与乔治,不,科利亚多进展怎么样了?”

    qpoua

    qpoua

    “有一天,科利亚多闯到了我的房间里,吉姆沉默了一阵,骂道:“都怪你,把我的保镖都打晕了,不然他们也不能这么猖狂。你这该死的。”

    qpoua

    qpoua

    “如果不是你,无政府组织也不会来,这幢公寓也就不会暴露,现在戴昵的妈妈再也不能住在这里了。”

    qpoua

    qpoua

    “那正好,珍妮正好回到玛丽亚庄园或回到罗斯德家族去。听说你很会打击恐怖分子,无政府组织就交给你了,如果你消灭了所有无政府组织成员,或许罗斯德家族可以接受你,你可以成为罗斯德家族的一员。”

    qpoua

    qpoua

    “这并不需要。我与珍妮的感情并不是为了成为罗斯德家族的一员,我也并没有看上你们罗斯德家族的一份财产。”

    qpoua

    qpoua

    “谁都可以说得这么富丽堂皇。不管怎么样,消灭无政府组织,是你能与珍妮在一起的其中一个考验。”

    qpoua

    qpoua

    “你能做主吗?你也不是罗性斯德家族的核心成员吧?你也不过是罗斯德家族的外交官罢了。”

    qpoua

    qpoua

    吉姆又气又怒,道:“好。先由你猖狂。”这时罗斯德家族的保镖赶来,吉姆坐上车离去了。

    qpoua

    qpoua

    宋彬笑着对戴昵道:“戴昵,这里以前是你与妈咪的家吗?”

    qpoua

    qpoua

    “不记得了。妈咪总是搬家。妈咪说在跟爷爷玩捉迷藏,还说搬家是为了找爹地。”

    qpoua

    qpoua

    宋彬不想让戴昵看到保镖们处理尸体,也不想等警察来增麻烦,道:“戴昵,爹地带你去找妈妈。”

    qpoua

    qpoua

    宋彬带着戴昵去到玛丽亚庄园,因为出现了刺杀意大利总统的事,这条路已经被封锁了,宋彬拿出女王颁发的通行证才得以通过。到了盘口,宋彬就被迫停了下来,受了玛丽亚庄园保镖的盘问与搜身,这才得以进入。

    qpoua

    qpoua

    宋彬见到了先前见过的老者。老者道:“宋先生,如果不是看在戴昵小姐的份上,你是进不了这庄园的。”

    qpoua

    qpoua

    “那真是多谢埃德加先生了。我来就是想询问戴昵的母亲的事的,不知道戴昵的母亲现在在哪里?”

    qpoua

    qpoua

    “其实珍妮小姐已经被绑架,是被一个叫惩罚者的杀手绑架的。其实连同戴昵也是被绑架了的,可是戴昵小姐怎么又会与宋先生在一起呢?宋先生,我们派人到处查了,也查不到珍妮小姐的下落,惩罚者也从来没打过电话给罗斯德先生。所以找出珍妮小姐,就全靠你了。我是看着珍妮小姐长大的,我可不想她出什么意外。”

    qpoua

    qpoua

    “惩罚者?我认识。埃德加先生请放心,我一定会找到戴昵的妈妈的。埃德加先生,戴昵的妈妈是不是与罗斯德决裂了?”

    qpoua

    qpoua

    “可以这么说。珍妮小姐发现自己怀了孕,高兴地把这个消息告诉了罗斯德先生,可是罗斯德先生非常生气,于是珍妮小姐与罗斯德先生大吵了一架,然后珍妮小姐就离开了罗斯德家。不过罗斯德毕竟是爱着自己的女儿的,所以虽然没有要求珍妮小姐回家的意思,但处处为珍妮小姐着想,派人暗中保护她,还为她在各地安排了房子。不过珍妮小姐与罗斯德先生脾气一样倔强,一样好强,始终没有住进罗斯德先生安排的房子里。所以这座玛丽亚庄园珍妮小姐一次也没来过。只是外人一直不知道罢了。本来一切也相安无事,毕竟罗斯德家族行事也一向低调,并没有出现什么绑架珍妮小姐的事。只是在一个月以前,珍妮小姐在各位暗中保护她的保镖面前消失了,才渐渐查到是一个叫惩罚者的杀手绑架了珍妮小姐。”

    qpoua

    qpoua

    “那请问埃德加先生认识乔治吗?”

    qpoua

    qpoua

    “乔治?认识,他是珍妮小姐的朋友,不瞒宋先生,我看得出乔治非常喜欢珍妮小姐。所以乔治默默为珍妮小姐做了很多事。乔治也是个有能力的人,不过他也不过是一介武夫,他当然配不上珍妮小姐,而且珍妮小姐心中一直有着宋先生的。”

    qpoua

    qpoua

    “乔治其实就是惩罚者。我想珍妮与他在一起是不会有什么危险的,我想绑架的事也是他们一起策划的。”

    qpoua

    qpoua

    “原来如此?乔治藏得挺深的嘛。如果真是这样,事情就简单了。”埃德加顿了顿又道:“宋先生,我多少了解你一点,我知道你绝对配得上珍妮小姐的,我也知道珍妮小姐与你在一起会真正的幸福。只是你要让罗斯德先生知道你是配得上珍妮小姐的才是。因为在罗斯德先生的眼里,你始终只是个保镖。甚至是一个亡命之徒。”

    qpoua

    qpoua

    “谢谢埃德加先生的指点。我是从来不在乎别人的眼光的。我也是个傲慢的人,认为别人根本没有资格对我说三道四。但是埃德加先生是真心对我好,真心对珍妮好,所以我会虚心听从埃德加先生的教诲。”

    qpoua

    qpoua

    “我知道吉姆去见过你了。他其实人不坏,只是在罗斯德家族待得久了,也就养成了傲慢的习惯,因为在罗斯德家族,谁都有资格傲慢。何况是身为外交官的吉姆,他也是应罗斯德先生的要求,帮罗斯德先生找回外孙女。而吉姆,也向罗斯德先生一样,根本对宋先生没有多少了解,也只停留在认为宋先生不过是一个保镖而已。我对宋先生过多的了解,其实也是为了珍妮小姐。如果宋先生真的只是一个保镖,我想连我也不会同意的。对宋先生了解得更多,我就越发知道珍妮小姐为什么那么爱你了,甚至在你离她而去,而她发现有了你的孩子,她不仅没有伤心,反而非常开心。这在之前,我从来没见她这么开心过。珍妮小姐生在罗斯德家,虽然非常非常有钱,甚至是用不完的钱,可是她毕竟是罗斯德家族的一员,她就必须学会很多很多东西,让这些钱产生更多的钱。所以珍妮小姐的开心的日子是从与你在一起开始的。”

    qpoua

    qpoua

    “我并没有怪任何人。埃德加先生,我向你发誓,我会好好爱珍妮的,我也会好好爱戴昵的。”

    qpoua

    qpoua

    戴昵含着泪水在宋彬脸上亲了一口道:“爹地,戴昵也会好好爱爹地的,也会好好爱妈咪的。”

    qpoua

    qpoua

    宋彬起身道:“埃德加先生,我还有事就先走了。找到珍妮后,我会带她来见你的。”

    qpoua

    qpoua

    “好。那我就不留了。希望你早日找到珍妮小姐。”

    qpoua

    qpoua

    车上,宋彬给哈沙什打了个电话问道:“哈沙什先生,你与乔治,不,科利亚多进展怎么样了?”

    qpoua

    qpoua

    “有一天,科利亚多闯到了我的房间里,与我谈了很多,问了我许多事,然后他就离开了。我想他是回去慢慢接受这个事实吧。我相信他很快就会回到我身边的。宋先生,真是太感谢你了。我真不知道应该怎么感谢你才好。”

    qpoua

    qpoua

    “感谢我就不用了。如果你们父子相认了,对我来说也是一个好消息。到时你可要第一个告诉我哦。”

    qpoua

    qpoua

    “好的好的。我会的。宋先生,你找到戴昵的妈妈了吗?”

    qpoua

    qpoua

    “没有。据我所知,戴昵的妈妈与科利亚多在一起,所以我才希望你们父子快点相认的。”

    qpoua

    qpoua

    “这……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qpoua

    qpoua

    “呵呵,这事说来话长,就不说了。记得我求你的事就行了。”宋彬无奈地摇摇头,挂了电话。

    qpoua

    qpoua

    才一会,电话又响了起来,一看,是个陌生电话,接通了却是乔治的声音道:“宋彬,希望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较量。”

    qpoua

    qpoua

    与我谈了很多,问了我许多事,然后他就离开了。我想他是回去慢慢接受这个事实吧。我相信他很快就会回到我身边的。宋先生,真是太感谢你了。我真不知道应该怎么感谢你才好。”

    qpoua

    qpoua

    “感谢我就不用了。如果你们父子相认了,对我来说也是一个好消息。到时你可要第一个告诉我哦。”

    qpoua

    qpoua

    “好的好的。我会的。宋先生,你找到戴昵的妈妈了吗?”

    qpoua

    qpoua

    “没有。据我所知,戴昵的妈妈与科利亚多在一起,所以我才希望你们父子快点相认的。”

    qpoua

    qpoua

    “这……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qpoua

    qpoua

    “呵呵,这事说来话长,就不说了。记得我求你的事就行了。”宋彬无奈地摇摇头,挂了电话。

    qpoua

    qpoua

    才一会,电话又响了起来,一看,是个陌生电话,接通了却是乔治的声音道:“宋彬,希望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较量。” ( 都市美娇 http://www.xiaoyuanfang.com/21/21174/ 移动版访问:m.xiaoyuanfang.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校园坊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iaoyuanf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