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两百八十六章 图尔兹查

文 / 是否可以留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张正雄也吃的不亦乐乎喊道“老蛾!粉多给点!!不够味了!!”

    “真当这粉是白给的吗!?像你们这么撒,用人类的话来说,你们是想让我****吗!?”天蛾人怪声道,然后再次扇出了一堆粉尘落入烤架上“最后的了,没有了!!”

    粉尘不断的落入火焰中,一股青烟冒起。

    “你都说不是白给的,就撒均匀点嘛,都掉进火里了!!差点烤糊我的肉!!”张正雄没好气道,看着火焰窜了起来赶紧把肉拿开,但火焰越来越大,甚至出现了火柱。

    “尼玛!!”众人看着天蛾人怒道。

    “真不关我事,我粉尘燃不了这么久的。。等等!!这不是普通的火!!你们感觉到了热度了吗!?这么大的火柱。。”天蛾人立马就觉得不对劲了。

    “难道是。。”冰云也发现火焰不仅没有热度还带着莫名的寒意和恶心,颜色也渐渐变成了绿色,天蛾人点头道“绿炎·图尔兹查。。”

    众人也看到了周围的草地花木开始急速的枯萎,水泥被侵蚀。

    原本的烧烤架已经被绿火笼罩,里面的火焰出现了一个虚影舞动着,发出难以名状的声音,但众人却都听懂的,那种懂的理会不单单的语言被翻译过来了,而是那种声音竟然是听得懂,听不懂都无所谓的,仿佛是直达生物意识的交流,远不是文字,语言这种存在。

    而这意识所带来的意思是愤怒,交替,给予,审判!!最后虚影的火苗朝着张正雄扑去,别动!!

    火焰瞬间吞噬了张正雄,而一些小火花则飞向了其他人留下了一个绿色火焰印记,包括天蛾人也有了印记。

    张正雄被火焰所笼罩第一感觉不是热,这个如同火的东西更像是一种能源,一种对人类老说无比恶心的感觉遍布全身,即便是宇宙的源能之一,身体又开始的冷变成了说不出冷热,既冷又热,烫冻同时存在折磨着他,不同于犹格萨托斯灌注给林乐的是‘知识’,而图尔兹查灌注的是宇宙本源之力,这并不是普通人类可以吃得消的,但地球这一次让它也感觉到了无比的愤怒,那道腐化之光仿佛蚂蚁拿出了武器嘲笑‘天地’般的屈辱!作为阿托萨斯神殿的无形舞者,这是赤果果的亵渎!!!自己的信徒也成为了帮凶(图尔兹查的信徒类似于崇尚科学知识那类,不断的寻找去阿托萨斯之庭那里,不断地尝试,投资教育,投资科学,选拔未来人才,推进科技,为的就是去宇宙群星中找到阿托萨斯之庭面见图尔兹查,几乎所有的科学科技项目都有他们的身影)

    “信徒啊,审判这个世界吧,然后引导所有人来到阿托萨斯之庭来面见我吧。。”

    “信你吗!!见尼玛!!吃个烧烤都吃不清净!!滚啊!!”张正雄不再痛苦的忍受而是变成了愤怒,直挺挺的站在火焰中宛若魔神,最后火焰吸入了身体,张正雄背后出现了巨大的绿炎印记,除了智力,其他所有属性都是5000星左右,甚至掌握了使用绿炎,化作火焰等技能,几只感觉到了异动的飞天水螅而来,被他徒手撕烂,然后以绿火烧成液体渗入了火焰中消失,这些液体变成了能源,既永久加所有属性星几点,而且体力精力数值恢复的极快,比起吃东西和东西来说根本难以比较,比例大到电池和电站。

    其他人或多或少也得到了关于图尔兹查的知识,但比起已经也是旧日支配者级别的张正雄来说就完全不够看了,属性连他的零零头都难以企及。

    此时众人看着张正雄的变化不只是那个印记,体型已经是人类的五倍,头发已经没有了取而代之是火焰,眼珠子也是,身上没有衣物遮体,下体被火焰遮住而已,手臂粗壮到不像话,感觉如同一双撕扯万物的巨手一般,冰云喊道“能变回来吗!?”

    张正雄摇了摇头“身体吸收了太多了能量,这已经是压制下的了,解放后才是现在的我的正体。。”

    吴娜开着车在前面走,张正雄一步步在后面跟着走“找辆卡车吧。”

    众人到不远的工业区的找到了一辆带有集装箱的卡车,张正雄抱起集装箱丢掉趟了上去,其余四人加天蛾人在车头,吴娜不知道怎么驾驶这种,冰云尝试了一下就明白了,开着大卡车继续去寻找,此时一股脉冲的余波震碎了玻璃,张正雄猛然仰卧起坐起身道“是乐乐,不,不对,是那个乐乐。。。”

    “那个乐乐?”众人除了天蛾人都知道那个乐乐是怎么回事,就是那个乐乐的第二人格,在众人心里是这么觉得的,也是让XV,方赐,冰云最觉得恐怖的庄园大佬,乐乐本来就难说话了,乐乐plus版的更加难接触,感觉那红色眼里全是请勿靠近,由于XV,方赐,冰云都和林森聊过天都还好,至于吴娜,叶苍说过那个人是谁,倒也有了心理准备,史上最强变/态杀人魔,事迹即便是几百年到今天都是联邦政府每隔一段时间都会说的,离毁灭世界差的并不是一步,而是。。。犹豫不决,对于林森来说毁灭世界轻而易举。

    吴娜其实知道也不少,和那个乐乐打过麻将,虽然不和乐乐打麻将但是另外一个乐乐,倒还算是麻友,关系还不错。、

    另一边,林森看着麻将厅里的惨状“小白毛的那个女人,打麻将简直就是。。。泼妇都算是赞美,牌品差到自己都想戒赌了,但晚上有时候那个时间段不打麻将,乐乐又一点不管身体,不打麻将光喝酒又无聊死了,还是和那个叫玫瑰,公孙什么近一点,周6通宵打牌的牌搭子还是换一个吧。”

    林森想到这里,想到了不久前看到吴娜的面相,这个女人有血灾,而且不远,但愿不会实现,虽然他和她打牌经常被骂的哑口无言,但却非常喜欢这个打麻将脏话连篇的姑娘,‘真’存在的人有多少,他是知道的,而这个吴娜又是其中最为温柔的女人,如果可以的话,还是不希望看到她以血为结局,因为林森在吴娜打麻将那里看到了自己母亲的场景,自己的母亲也是那种顾家的温柔女性,但打麻将却是张飞那种,或许自己的预感是错误吧。。 ( 网游之白帝无双 http://www.xiaoyuanfang.com/9/9072/ 移动版访问:m.xiaoyuanfang.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校园坊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iaoyuanf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