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168章 开阊番外(6)

文 / 明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自从大堂姐出嫁后,沈成爱便成了家里姐妹中最长的,又因在香港时和当地望族童家的少爷订了亲,待遇向来很好。

    沈成芮实在不懂她到底为什么成天要往自己房里钻,好像能找到什么宝贝似的。

    难道还是因为那几身新衣服?

    回房间后,沈成芮首先就打开柜子做了检查,发现新衣服都好好的,并没有像以前那样被三堂姐用剪子偷偷剪坏。

    但沈成爱既然进来了,肯定是做过什么的,而且不会是好事情。

    沈成芮便又翻了翻梳妆台,检查了那几个不带锁的抽屉和盒子里的东西,再仔细回了床边翻找。

    不成想,终于在自己的枕头里找到一条手链。

    嗯,钻石手链,璀璨无比,正是前不久沈成爱在祖父那撒娇得来的那条。

    沈成芮捏着手链就笑了,沈成爱啊沈成爱,想玩栽赃嫁祸的戏码?

    她还真是乐此不彼。

    为了防止沈成爱待会说她偷了手链出门变卖,沈成芮特意待在家里,而且打着即将开学预习功课的名义,连楼都没出,就待在屋里看书。

    果然,将近午饭时,外面就吵开了。

    隔着房门就听见沈成爱颐指气使骂佣人的声音,说她们都是废物,连条手链都找不到……过了会,五妹沈成桦来敲门,问:“姐,三堂姐那边好像丢了东西,我们要去看看吗?”

    “不去,回头她东西找不着,就要说是被我们捡走了。”

    沈成芮关照完她,又问:“对了,小薇呢,她还好吗?”

    “这边太吵,我让她去东楼陪妈妈了。”

    沈成桦说着摇了摇头,又愁的担忧,“三堂姐老这么整,把小薇吓得一惊一乍的,以后可怎么办,总不能一直这样怕事吧?”

    沈成芮也有点担心,成薇才10岁,见事就躲,躲不过就胡思乱想吓自己。

    听教会学校里的老师说她有些不合群,如此害怕社交,长大了怎么好?

    沈成桦忽然压低声音:“姐姐,咱们要是能搬出去住就好了。”

    沈成芮也想,可是祖父不会同意的。

    他老人家还是旧时代的想法,儿孙满堂、三代同堂,自然不可能考虑分家。

    沈成芮就总是想:要是有钱,爸妈带着她和两个亲妹妹自立门户就好了。

    终于,外边的动静闹大了,引来庄园其他人的注意。

    主楼老太太差人来问情况,大太太更是亲自来了。

    她上楼就问爱女出了何事。

    得知丢失的是价值不菲的钻石手链时,也很心痛,先是跟着女儿一起骂佣人,又仔细盘问。

    沈成爱哭着说:“昨天晚饭的时候我还戴着呢,回来洗了澡睡觉,醒来下楼吃了早点,回房就找不到了!”

    三楼的动静早就吵到了楼下,二哥沈成柯一直陪着她找,温言劝道:“小爱你别急,手链细小,可能是落在哪条缝隙里了,床底下找过没?”

    “都找过了,就是没有!”

    大太太道:“好端端的链子,放在房间里怎么会没有?

    定是有人拿走了!”

    说完转身瞪向西楼里服侍的几个佣人,喝道:“是不是你们其中哪个手脚不干净,偷走了三小姐的钻石手链?”

    “没有。”

    “真的没有。”

    佣人们低头不停的摇头否认。

    沈成爱就说:“妈,这些都是家里的老人了,怎么可能偷拿我的东西?”

    她说完,又很急得在房间里翻箱倒柜,“都站着干嘛,还不快帮忙找!还有卫生间,可能我昨晚洗完澡落在那里了,再去找找!”

    大太太插话:“对对对,很可能就是在卫生间,都有谁进去过,叫来问问。”

    能有谁,当然是二房的三姐妹了。

    大太太从来不喜欢她们,又讨厌二太太陆琳会讨老太太欢心,总和三太太联手打压二房。

    三楼有两个卫生间,一个小姐们用,还有一个是住在这边服侍的丫头们用。

    也就是说,沈成爱、沈成芮、沈成桦和沈成薇平时都是用同一个卫生间的。

    沈成爱一本正经的回忆:“昨晚我是最晚休息,临睡前才洗的澡。

    今早不舒服,还闹了回肚子,在里面待了好一会儿,大概只有晨起去跑步的四妹妹才进去过。”

    其实就是想法子把罪名诬陷在沈成芮身上。

    二人年龄差不多,沈成爱自幼就喜欢和她攀比,什么坏事情都能想到她,更何况是有目的栽赃。

    沈成柯就觉得亲妹妹这想法离谱:“不太可能吧?

    若是在卫生间丢的,四妹如果看见了,早就还回来了。”

    他不想让下人去喊沈成芮。

    但大太太却不这么想,扯着嗓子否定儿子:“怎么不可能?

    那可是条钻石手链,定是成芮那个丫头眼红了小爱。”

    “妈,我这两天戴着,四妹妹就总往我手上看。”

    母女俩一唱一和,很快就把沈成芮喊了过来。

    沈成芮进了沈成爱的房间,听说被怀疑了也不着急,很有礼貌的打起招呼。

    沈成桦却急红了眼,护在沈成芮身前凶道:“你们凭什么怀疑我姐拿了她的手链?

    大伯母,污蔑人可不是这样子的。”

    “你这孩子怎么回事!我不过是喊成芮来问问,又没直接说她偷,哪有你这样和长辈说话的?

    让开。”

    沈成爱也出声嘲讽:“就是,难道二婶平时就这样教育你们的吗?”

    沈成桦却直直顶了回去:“说我就说我,何必指桑骂槐的说我妈?

    三姐你的家教也不见得好到哪去。”

    一句话气得大太太拍桌子骂道:“混账!我还在这呢,你可真有礼数!”

    沈成桦就见不得别人欺负自己亲姐姐,也顾不得对方是大伯母就要再说,被沈成芮按住肩膀,冲她摇了摇头。

    沈成桦这才不情愿的把话忍了回去。

    沈成芮看向沈成爱,“那三姐要怎么才相信我没有拿你的链子?”

    “这容易,让我去你房间搜一下就成。

    如果找不到手链,那自然就跟你没关系。”

    沈成爱满脸自信,又似带着点幸灾乐祸的意思看着沈成芮。

    沈成芮还没说话呢,沈成桦又激动起来:“不行!你把我姐当什么了,这样一来就算你还了我姐姐清白,以后山庄上下还要怎么看她?”

    “五妹你紧张什么?

    如果这事跟四妹她没关系,做什么不让我搜?

    我看你们就是做贼心虚,怕是五妹你也知情,和你四姐合谋一起偷走的我手链,对不对?”

    沈成爱攀着大太太的胳膊继续:“妈,你不知道,昨晚二哥送她们三手链被我撞见了,我要他把手链收回来,退了给我买裙子。

    成芮成桦她们就怀恨在心,故意偷走了我的钻石手链,你可要替我做主!” (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http://www.xiaoyuanfang.com/9/9384/ 移动版访问:m.xiaoyuanfang.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校园坊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iaoyuanfang.com